• 网站首页
  • 脉诊培训
  • 确有专长
  • 中医考证
  • 中医经验
  • 问答论坛
  • 联系我们
  • 中医新闻

    您目前所在位置是:首页>>中医信息 >> 中医新闻
    导读:一诸病皆可从肝治 一、主要见解 当今时代,由于激烈竞争、精神紧张、心理障碍以及人际关系不和等因素而罹患的病症日渐增多。由此,中医的内伤七情致病学说越来越受到世人瞩目。肝主疏泄功能的重要性日渐突出。张珍玉...

    诸病皆可从肝治


    时间:2019年02月12日        来源:www.jhykzz.com        作者:北京嘉和永康中医药研究院         点击:

    一诸病皆可从肝治

    一、主要见解

    当今时代,由于激烈竞争、精神紧张、心理障碍以及人际关系不和等因素而罹患的病症日渐增多。由此,中医的内伤七情致病学说越来越受到世人瞩目。肝主疏泄功能的重要性日渐突出。张珍玉教授在精心研究中医学基本理论的基础上,结合大量的临床实践,提出了“诸病皆可从肝治”的理论。指出:五脏六腑,肝最为要,内伤杂病,肝病首当其冲。肝主疏泄,人体男精女血之藏泄、情志之畅达、气机之协调、血与津液之输布运行以及饮食物之消化吸收,皆赖肝之疏泄、条达。肝足厥阴经下起自足上至于头,与许多脏腑器官相联络。若肝失疏泄,气机不畅,则不仅导致肝经所过部位胀满疼痛,而且气滞日久,影响精、血、津液的输布运行,则致血瘀痰阻,进而导致症瘕积聚、乳房肿块、月经不调、阳痿不举等病症。肝主疏泄,调畅气机,能协调脾胃气机升降,促进脾胃对饮食水谷的消化吸收作用。且心肝之血互养,肝肾精血互化,肝肺气机协调,肝肾疏泄有度。若肝失疏泄,肝气横逆,乘脾犯胃,致脾失健运,胃失和降,而见脘腹胀痛、呕吐泄泻之症;若肝郁化火,木火刑金,肺降不及,则见气逆而咳;扰动精室,影响肾藏,则致遗精梦泄;伤及心血,扰及心神,则为失眠多梦。肝失疏泄分太过、不及两端。疏泄太过者名曰肝气逆,以气病为主,因气属阳,易动易升,故逆乱而为患,以“胀”为特点。疏泻不及者,名曰肝气郁,郁在血分,因血属阴,主静故也,凡郁结而为患,以“闷”为特征,于妇人多见月经失调诸证。因此,肝逆与肝郁,有阴阳动静之别,不可混淆。但两者亦可相互转化,如肝郁在血分,若血瘀日久,必生郁热,热可助气,肝郁可以转化为肝逆。且气之与血,一阴一阳,一体一用,密不可分。肝气逆者,有上逆、横逆之别。上逆者多有头痛耳鸣,横逆者肠胃受之,证见脘腹痛、泛酸、嗳气等。治宜“疏肝”,疏者,疏其正道也。犹大禹之治水,不可因水之太过而废疏通之法。肝为刚脏,肝气逆用药不能一味降肝,若一味降肝遏其条达之性,反会激其反动之力,同时还应考虑到肝之“体阴用阳”特性,过度疏散又易于劫伤肝阴更不利于肝复其常。方用《景岳全书》之柴胡舒肝散。肝气郁者,为郁结而不得散越之意。治宜“舒肝”。木郁不达,则血行不畅、脾土失健,当健脾和营。方用《和剂局方》之逍遥散。

    二、相关论著:

    (1)迟华基,魏凤琴.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张珍玉,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1.1

    (2)毛海燕.张珍玉教授应用疏肝法治疗内伤病经验,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1998,22(5):342-343

    三、相关医案、病例

    1、头痛案

    患者,男,56岁,1999年3月19日初诊,头胀痛反复发作10余年,时伴头晕,闭目则舒,甚则伴恶心欲呕,纳呆食少,体倦乏力,时烧心,泛酸,睡眠易醒,舌红苔白厚腻,脉弦细。此为肝逆头痛,治以疏肝理气为主,处方:生白芍9克,柴胡6克,川芎9克,枳壳6克,人参10克,炒白术9克,香附9克,生龙骨12克,生牡蛎12克,姜半夏6克,天麻9克,砂仁9克。甘草3克。水煎服3剂。3月23日复诊头胀痛大减,诸症亦有所缓解,上方去姜半夏,加郁金6克,生龟板12克,水煎服6剂诸证痊愈。

    按:头痛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之一,目前临床多从外感、内伤两方面辨证论治。结合几十年的临床实践经验,先生提出:头痛以胀痛为主是病在气分的中医学发病观点。因“肝者将军之官”,因此,结合临床实际及肝之生理特性,先生以柴胡疏肝散为主方加减治疗肝气逆所致头胀痛,方用白芍敛肝、收肝、软肝,柴胡疏肝,两药相伍,既敛肝逆之气,不违其刚脏之性,同时,白芍之酸敛、收、软防柴胡之疏散劫肝阴之弊,而柴胡之疏散又防白芍收敛碍肝用之偏;川芎辛温升散,能上行头目,祛风止痛,有“头痛不离川芎”之说,因其“味辛性阳,气善走窜而无阴凝粘滞之态,虽入血分,又能去一切风,调节一切气”(《本草汇言》);因脾胃是人体气机升降之枢,取枳壳、陈皮均为降胃气下行,泻脾土之壅滞,胃气下行则有助于理肝气之横逆,此亦是土中泻木思想在头胀痛治疗中的具体体现;香附疏肝理气;针对肝气逆之兼症不同,酌情配伍祛风热、散风寒、清肝热、降肝火、平肝潜阳及滋阴等药物,收到了明显的临床治疗效果

    2、遗精案

    患者,男,36岁,遗精半年,于1996年6月25日初诊。曾有手淫史,半年来梦遗频繁,渐至心动即遗,甚至一日数遗,苦恼至极。伴见神疲肢倦,心情抑郁,头晕腰酸,少寐多梦,夜间低热,小便黄赤,舌红苔黄,脉沉弦数。证属肝郁化火、火扰精室,治以舒肝解郁为主,佐以清心泻火。方选逍遥散合三才封髓丹化裁。处方:当归9克,炒白芍9克,柴胡6克,人参10克,炒山药9克,生地黄9克,女贞子9克,炒栀子6克,芡实9克,煅牡蛎12克,砂仁 9克,甘草3克。水煎服6用剂,温服,日1剂,并嘱其多做文体活动,按时作息。6剂后,遗精次数明显减少,l周仅梦遗1次,惟小便涩痛,上方去牡蛎、砂仁,加萹蓄6克、淡竹叶3克、茯苓9克。继服3剂,尿涩痛止,未再遗精。守方续服6剂,病告痊愈。

    按:遗精多由肾失封藏所致,但此例则为肝郁火旺而发。因其年轻气旺,所思不遂,肝失疏泄,气郁化火,伤及肾阴,阴虚火旺,扰动于精室,而致遗精多梦。故以白芍、柴胡、当归舒肝养血,人参、生地黄、女贞子益气养阴,加牡蛎、芡实安神固精,栀子、萹蓄、竹叶、茯苓清心泻火、利尿通淋,共成其功。

    3、子宫肌瘤案

    患者,女,33岁,1995年3月14日初诊。月经量少、经期延长半年余。B超示:多发性子宫肌瘤,最大  1.2 cm×2.0 cm。月经如期,唯经来量多色深,夹有血块,行经期延长至10余日,伴经前乳房、小腹作胀,脘闷纳呆,口中泛酸,舌暗红,脉弦弱。证为肝郁气滞,治以舒肝解郁、益气养血。方用逍遥散加减。处方:当归9克,炒白芍9克,柴胡6克,香附9克,陈皮9克,党参15克,炒白术9克,郁金9克,生阿胶6克(烊化),炒山药9克,砂仁9克,甘草3克。水煎服,日一剂。6剂后,胃胀、泛酸大减,惟活动后腰酸乳胀,大便质稀,去陈皮、山药,加茯苓、煅牡蛎、三棱,12剂。腰酸乳胀减,月经如期而至,色、量、经期如常,复查B超:子宫正常声像图。原方3倍量,加熟地黄、川芎各30g,共研细末,炼蜜为丸,每次9g,日服2次,以善其后。

    按:子宫肌瘤,临床多以活血化瘀、软坚散结之药治之。此非治本之法,须知妇科症瘕积聚与肝疏泄功能失常关系极为密切。本例患者,月经不调归因于症积阻胞,症积之成由于气血郁滞,而气血郁滞则本于肝失疏泄。先生严守中医学辨证论治、治病求本之旨,以柴胡、白芍、当归、郁金、香附疏肝解郁,行气活血,以治其本;党参、白术、山药、陈皮、砂仁健脾益气,阿胶养血止血,少佐三棱、煅牡蛎行气破血、软坚散结兼治其标。诸药合用,共奏疏肝健脾、理气化瘀之功。

    4、囗臭案

    患者,刘XX,女,42岁,1997年7月18日初诊,囗臭数年,现囗臭,囗干,囗苦,齿龈时出血,胃脘时痛,心烦易怒,白带多,时夹血丝,有腥臭味,月经规律,色偏暗,有血块。舌红苔厚微黄,脉弦数。此肝气不舒,治以舒肝理气为治。逍遥散加减,处方:当归9克,炒白芍9克,柴胡6克,云苓9克,香附9克,台参15克,炒白术9克,炒山药9克,炒川楝子9克,砂仁9克,甘草3克。水煎服3剂。二诊,药后囗苦稍缓,仍囗臭,白带多,有腥臭味。舌红苔厚微黄腻。上方加苍术6克,炒山枝6克,青竹茹9克。水煎服3剂。三诊,药后囗臭、囗苦均明显减轻,仍白带多,有腥味,时夹血丝。上方加炒芥穗6克,炒车前子9克(包煎)。水煎服3剂。四诊,药后囗臭、囗苦持续减轻,白带减少。拟上方意,处方如下:当归9克,炒白芍9克,柴胡6克,云苓9克,台参15克,炒白术9克,炒山药9克,炒山枝6克,香附9克,广木香6克,炒苡米9克,砂仁9克,甘草3克。水煎服3剂,以善其后。

    按:囗臭,是体内有秽浊湿热之象,加之患者白带多,则是肝胃郁热脾湿之象,以肝郁为主。故治疗以逍遥散舒肝解郁为主,加香附加强疏肝理气之力,炒川楝以散郁清肝,台参、炒白术、砂仁以健脾益气化湿止带,炒山药既能健脾补肾,又能固带脉。二诊加苍术、炒山枝、青竹茹以加强清热利湿化浊之力。三诊加车前子以利湿清热,使湿浊从小便而利,炒芥穗之辛散以胜湿止带。郁热得清,湿浊得以分化,则诸症得除。四诊仍以舒肝健脾利湿,以防湿浊及湿热之再生以收功。此案与病案7“囗苦”案相比,湿浊之象重,故治疗上取渗湿于热下之治则,利湿化浊之力偏重。

    5、胃中振水声案

    患者,李XX,男,23岁,1999年3月2日初诊,胃中振水声反复发作半年,多饮水则上述症状加重,多食则无不适,时有嗳气,偶有泛酸,大便先硬后溏。舌淡红苔薄白,脉弦弱。此肝脾不和,治以疏肝健脾。柴胡疏肝散加减,处方:炒白芍9克,柴胡6克,川芎9克,炒枳壳6克,人参10克,炒白术9克,云苓9克,郁金6克,煅瓦楞12克,砂仁9克,苏梗6克,甘草3克。水煎服3剂。二诊,药后胃中振水声减轻,嗳气、泛酸基本未作,唯大便偏稀,日行1次。上方加炒苡米9克。水煎服3剂。三诊,服药6剂,胃中振水声持续减轻,大便好转,每因受凉及多饮水后上述症状有反复之势。舌淡红苔薄白,脉弦弱。拟上方意,处方如下:炒白芍9克,柴胡6克,川芎9克,炒枳壳6克,人参10克,炒白术9克,香附9克,炒苡米9克,广木香6克,砂仁6克,甘草3克。水煎服6剂,药后诸症愈。

    按:胃中振水声,是临床比较少见的病症之一,水液是人体固有的组成部分,其运行赖肝气疏泄调畅气机以推动,此案患者自觉胃中振动且有水声,是肝气疏泄太过,横逆犯脾胃之象。故治以柴胡疏肝散疏肝,以复肝之疏泄之常,四君子加减健脾益气化湿以复脾运化之功,郁金、香附、木香、苏梗等行气之品,助肝脾恢复气之正常。煅瓦楞以调肝胃不和而制酸。肝脾(胃)气机调则病愈。

    6、头晕案

    患者,洪XX,女,46岁,2000年5月12日初诊,头晕反复发作日久,加重半月,头晕每因劳累和生气而发作,现头晕,闭目则舒,时恶心欲呕,伴左耳鸣,后枕部胀,大便不成形。舌红苔白腻,脉弦数。此肝郁,治以舒肝和胃降逆。逍遥散加减,处方:当归9克,炒白芍9克,柴胡6克,炒枳壳6克,人参10克,炒白术9克,生龙骨12克,明天麻9克,钩藤12克(后下),砂仁9克,川芎9克,甘草3克。水煎服3剂。二诊,服药6剂,头晕、左耳鸣均减轻,大便好转,唯在晨起头晕,伴颈项不适。舌淡红苔白腻,脉弦弱。上方加姜半夏6克。水煎服6剂。三诊,药后头晕持续减轻,1周发作2次,左耳鸣亦减,近日牙龈疼痛。舌暗红苔白略腻,脉弦弱。拟上方意,处方如下:当归9克,炒白芍9克,柴胡6克,川芎9克,人参10克,炒白术9克,郁金6克,姜半夏6克,天麻9克,钩藤12克(后下),生龙骨12克,砂仁9克,甘草3克。水煎服6剂。四诊,药后头晕耳鸣持续减轻,唯劳累后时作头晕,但头晕程度和持续时间均较前明显减轻。舌暗红苔薄白,脉弦弱。上方去川芎,姜半夏,钩藤,加云苓9克,香附9克,生龟板12克。水煎服6剂。药后头晕愈。

    按:头晕是临床常见病证之一,因其与目眩往往同时并见,故多合称眩晕。轻则闭目则止,重者视物旋转不定,或伴有恶心、呕吐、汗出,甚则昏倒等症状。对于本病发生的病因病机,丹溪有“无痰不作眩”之说;景岳有“无虚不作眩”之论。先生深研《内经》经旨,结合自己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提出头晕辨证论治必须落实到脏腑的辨证原则,同时,先生深得《素问·至真要大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之旨,指出:头晕以内伤为主,“诸风掉眩,皆属于肝”,因此,头晕无论由何引起,最终病位总要归于肝,治疗头晕从肝入手则起到执简御繁之效果。先生临床以柴胡疏肝散或逍遥散加减,从肝论治头晕每获良效。上述三则头晕治验案,正是先生治疗头晕以肝为主之观点的具体体现。

    文章北京嘉和永康中医药研究院编辑,转载请保留出处,部分文章源自网络,如有使用不当请告知删除,本文地址http://www.jhykzz.com/news/7386.html
    关键词:中医网,中医新闻网,新闻网
    分享到: 更多
    扫一扫 加关注
    联系电话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010-59458588

    E-mail:121733299@qq.com

    QQ:121733299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十街1号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嘉和永康中医药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66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