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脉诊培训
  • 确有专长
  • 中医考证
  • 中医经验
  • 问答论坛
  • 联系我们
  • 中医新闻

    您目前所在位置是:首页>>中医信息 >> 中医新闻
    导读:一胡思荣 心身并重治癫狂 胡思荣,主任医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硕士生导师,湖北省中医名师,襄阳好医生,市中医院名医。专长中医治疗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和内分泌功能失调相关的美尼尔氏...

    胡思荣 心身并重治癫狂


    时间:2019年02月12日        来源:www.jhykzz.com        作者:北京嘉和永康中医药研究院         点击:

    一胡思荣 心身并重治癫狂

    胡思荣主任医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硕士生导师,湖北省中医名师,襄阳好医生,市中医院名医。专长中医治疗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和内分泌功能失调相关的美尼尔氏综合征、考试紧张综合征、更年期综合征、头痛、失眠、甲亢、甲减、乳腺增生、垂体微腺瘤、痛经、闭经以及月经不调等内科疑难杂病。在理论研究上有独特见解,在临床治疗上有丰富经验。

    胡思荣是湖北省襄樊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在治疗精神疾病方面注重心身并治,疗效良好。近阅其医案,发现一治疗精神疾病的经典案例,现整理如下。

    心身并重治癫狂

    某男,21岁,大学毕业后回厂被分配至车间当工人,心中不悦,渐致情志抑郁,情绪低落。始见胸闷不语,失眠多恶梦,精神亢奋,喜怒无常。一日,因工作失误受到严厉批评,致使病情加重,竟至语无伦次,幻听幻觉,意识障碍等症。请某医院大夫出诊,给予“礞石滚痰丸”,拒服。遂邀胡思荣出诊,以其表哥单位“同事”的身份,假“看手相”之名,与其接触并交谈近2小时。交谈中,胡思荣表面以“麻衣高人”应对,实则暗暗采取望、闻、问、切手段一一将其病情诊断明了。后结合其颜面潮红,情绪亢奋,神志恍惚,意识障碍,及舌红苔黄厚腻,脉弦滑等表现,诊断其为癫狂(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由于患者只要听说有病尤其是精神疾病时,抗拒心理相当严重。胡思荣遂以其脾胃功能不好为由处方治疗,患者欣然应允。方投以经验方忘忧汤(半夏厚朴汤合磁朱丸加黄柏、菖蒲)。

    患者服药4剂后再诊,自述诸证大减,守方继服。8剂后症状基本消失,自觉精神、饮食及睡眠正常,头脑特别清醒,承认自己有病,并亲自到医院就诊,希望彻底治愈。又加减服上方18剂,一切如常人,改服忘忧汤蜜丸,共治疗109天,患者学习、工作、生活自如,无任何不适,病告痊愈。

    回顾诊疗经过,胡思荣认为该患者系因学习工作不顺,而致心情过分抑郁,气郁化火,火热之气熏灼津液而为胶固之痰,痰火忧心、迷蒙心窍,故而致病。循其病从“痰火”之推断,胡思荣拟定疏肝利胆,解郁化痰,豁痰开窍为大法,兼以清下痰火,宁心定志的方略,方选半夏厚朴汤疏肝利胆,解郁化痰,行气散结,合磁朱丸方重镇安神,宁心定志;再加黄柏清下痰火,稍佐菖蒲以芳香化湿和胃,宁神开窍。诸药合用,具有清肝利胆,解郁化痰之妙。方证相应,颇具匠心。在治疗中,胡思荣善于运用情志疗法,态度和蔼可亲,终使患者心身并治,故而疗效显著。




    二·浅议久痢的治疗

    久痢,以下利脓血长久不愈而得名。多年来,笔者就久痢一证精心揣摩,对治疗法则反复推敲,又久经临床验证,终有所心得。今不揣荒陋,将其录于后,纰缪之处,敬请指正。

      1 温清消补敛,多法兼施

      久痢一证,多虚实夹杂,寒热交错,其纯虚纯实则少。其虚者,久泻损伤脾胃,即所谓“久病多虚”;其实者,一为脾虚易致食物停滞,一为阳虚易生湿;其寒者,“阳虚则生内寒”;其热者,湿郁久多化热。故治疗温清消补敛多法兼施,方可望痊愈。举例案证明之。患者,男,45岁,腹泻5个月,每感寒凉或进食油腻即发。大便次数少则3、5次,多则十数次。伴腹中隐痛,喜温喜按里急后重矢气频频,终日肠鸣漉漉口干不欲饮。脉缓少力,苔淡黄厚腻,舌质红。病发时,大便常规检查脓血球3~5个。临床诊断为慢性痢疾。是案病程长达5个月,其虚可知;里急后重,腹中疼痛,其实可见;每感寒凉即发,且喜温,腹中寒无疑;虽腹中寒而舌质红,口干苔黄,又为化热之征,本案虚实互见,寒热并存,拟下方:焦白术30g,山药30g,炙甘草10g,炒白芍10g,黄连6g,焦山楂15g,焦槟榔10g,干姜6g,石榴皮15g,厚朴6g。方中白术助脾阳,山药益脾阴,更加甘草补益脾气,使阴阳相济,脾气振奋。黄连性寒以清热,干姜性温以祛寒。石榴皮收敛止泻。厚朴、白术性温燥湿而理气。焦山楂、焦槟榔消食导滞芍药合甘草缓急止痛。诸药合作,可使补而不滞,消而不猛,温而不热,清而不寒,敛而不留邪,燥湿而不伤阴,温清消补敛兼顾。患者服药3剂,腹泻即止,而自动停药。隔2周,腹泻又作,再投上方3剂,泻又停。嘱原方连进12剂,药尽而愈。大便常规多次阴性,追访1年未发。

      2 酸甘焦苦辛,众味并用

      治疗久痢,不仅要注意温清消补敛的配伍,同时还须遵照《素问·至真要大论》中“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甘苦,以酸收之,以苦发之。湿淫于内,治以苦热,佐以酸淡,以苦燥之,以淡泄之。寒淫于内,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咸泻之,以辛润之,以苦坚之”的旨意,做到药味酸甘焦苦辛的有机组合。患者,女,43岁,反复腹泻3年,或食后便稀,顽固不化,或大便粘液。伴有纳少脘闷,消瘦乏力,腹中隐痛,口干口苦舌红,苔白腻,脉缓。纤维结肠镜检查示距肛门40cm处可见黄豆大溃疡,60cm处有多处出血点,诊为溃疡性结肠炎处方以酸甘焦苦辛原则配伍:焦白术25g,山药30g,甘草10g,焦山楂15g,乌梅15g,醋白芍10g,黄连6g,干姜6g,厚朴10g。 方中干姜、甘草辛甘化阳;醋炒白芍、山楂、乌梅味酸合甘草酸甘化阴。白芍醋炒协同乌梅又加强收涩止泻之力;白术、山楂炒焦增其消食导滞之功。黄连味苦性寒以清热;干姜味辛性温以祛寒。甘草味甘以补益脾气。如此阳生阴化,正气健旺,寒、湿、热、食邪气并除。患者服此药30余剂,并配合灌肠,腹泻停止而告愈。

      3 体会

      久痢包括现代医学细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过敏性结肠炎等反复不愈者。以腹痛、下利赤白脓血或粘液为主证。其病机特点主要为虚实夹杂,寒热交错。治疗必须温清消补敛兼施,方能与病机合拍。临证时可根据寒热虚实孰多孰少调整其药量。如寒多干姜重于黄连;热多黄连重于干姜,虚甚重用山药、甘草、白术;实滞甚重用槟榔、山楂、厚朴。至于药味的配合,则是虚多加重甘味、酸味补敛;湿多加重苦味燥湿;饮食停滞则焦味多用;寒甚加重辛味,热多加重苦寒。如此灵活掌握,临床运用则可得心应手,药到病除。温清消补敛与酸甘焦苦辛的组方原则,两者相辅相成,实为异曲同功。此外,药既中病,须守方久服,不给病邪喘息机会。此是治愈久痢之关键。治疗中虽大便成形,甚至干燥,不等于病已痊愈,必须经现代医学检查手段反复检查,确认病灶消失,方能认可。


    文章北京嘉和永康中医药研究院编辑,转载请保留出处,部分文章源自网络,如有使用不当请告知删除,本文地址http://www.jhykzz.com/news/7395.html
    关键词:中医网,中医新闻网,新闻网
    分享到: 更多
    扫一扫 加关注
    联系电话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010-59458588

    E-mail:121733299@qq.com

    QQ:121733299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十街1号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嘉和永康中医药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6624号